您当前的位置:文化渊源
开封县朱仙镇木版年画
发布时间:2013-5-21 8:56:57
 论及朱仙镇年画的发展,不能不远溯到北宋时期开封地区木版年画的兴起。
  北宋首都开封是中古时期最繁荣的城市,商业手工业空前发达,包括绘画在内的文学艺术也呈现出异常活跃的局面。这里不仅有为皇家服务的宫廷画院,还有大量的民间职业画家以其技艺满足工商市民等阶层的文化需要。这时年节风俗较前代更加丰富多彩,每届除夕“士庶家不论大小,俱洒扫门闾,去尘秽,净庭户,换门神,挂钟馗,钉桃符,贴春牌,祭祀祖宗,……以祈新岁之安”。为了满足节日装饰需要,从唐代发展起来的雕版印刷开始用于刻制适应年节习俗的图画,发展为早期的木版年画艺术。沈括《补梦溪笔谈》载:“禁中有吴道子画钟馗,……熙宁五年,上令画工摹拓镌版,印赐两府辅臣各一本。是夜除夕,遣入内供奉官梁楷,就东西府给赐钟馗之像。”孟元老《东京梦华录》中亦记载汴京“迎岁节,市井皆印卖门神、钟馗、桃板、桃符,及财门钝驴、回头鹿马、天行帖子”。当时过年贴门神挂钟馗已成为流行的风气,而且有各种不同型号,品种繁多。靖康以前,开封的门神“多戴虎头盔,王公之门以浑金饰之”。制作上则有印版和手绘两种,富贵人家手绘的大门神装金饰彩,印版的门神大抵满足着一般市民的需要。民间画家也创作反映吉祥美好事物的图画供年节装饰,大大拓展了年画的内容。著名宫廷画家苏汉臣(开封人),擅绘婴儿及货郎,其画风上承唐代周、张萱,所画婴孩“着色鲜润,体度如生”,清谢《书画见闻录》中记载苏汉臣的一幅婴戏图“画彩荷花数枝,婴儿数人,皆赤身系红兜肚,戏舞花侧,第所奇者,花如碗大,而人不近尺”。宛似明清年画中的娃娃戏莲。这类画张,有加工极为精致臻丽者,也有大量制作在市场上出售者,如邓椿《画继》所记擅画婴儿之开封画家刘宗道,每出新样“必画数百本,然后出货,即日流布,实他人传模之先也”。这种吉祥图画亦有刻版印制者。北宋开封木版年画的兴起,不仅开拓了印刷业的新领域,而且在中国绘画史上也首开了木版年画的先河,对于中国木版年画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历史影响。
  清末民国时期朱仙镇木版年画的衰落
  清中叶以后,黄河频泛,多次夺运粮河之水而下,朱仙镇屡遭水患,以道光二十三年(公元1843年)损失最为惨重。昔日繁荣的东镇闹市,迫于地势低洼,大部迁移西镇。道光三十二年(公元1852年)尚存民商3000余户,年画商号仅剩70余家,多数店铺迁至西镇街市经营。至清末,社会动荡,经济衰竭,运粮河因年久失修,河道淤塞已不通航。加之京汉、陇海铁路先后建成,朱仙镇渐失陆路水运优势,繁华热闹的商埠港镇遂由周家口(周口)所替代。至民国初年,镇中经济萧条,商业锐减,人口不及万人,镇内门神作坊仅剩40余家,主要分布为:
  西大街:天义德、老天成(李志亭)、二天成(李国保)、天盛德(张某)、德盛昌(高文成)、万和(刘福兴)、义和成(尹国瑞)、马天兴(马天宝)、三义成(于金川)、敬胜永(张纯修)、晋源永(高宅贵)、老振兴德(董岁臣)、振兴德(刘子固)、松茂义(郑德)、泰永长(李家)、天兴德等门神老店。
  年画街(曹家)、二合(曹润德)、德源长(杨德山)、德隆泰(高德隆)、祥瑞成(屈子和)、玉盛隆(高宏乾)、德盛元(杨家)、庆元长(高家)、永泰祥、恒振和、万盛等门神商号。
  明清时期,朱仙镇有木版年画作坊300余家,年产年画300余万张,行销于邻近各省。2002年,朱仙镇被命名为“中国民间年画艺术之乡”。
  朱仙台镇木版年画来自民间,流传于民间,别于历代宫廷文人画温文尔雅的格调。它线条粗犷奔放,情节鲜明感人,构图饱满匀称,形象古朴生动,色彩浑厚强烈,极富于装饰效果,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在全国诸多年画流派中独树一帜,为广大人民群众所喜闻乐见。
  在表现手法上,朱仙镇年画吸取了传统绘画技法及丰富多彩的装饰手法,创作出栩栩如生的人物故事,但对人物的衬景不作着意描绘,能做到恰到好处。朱仙镇木版年画是以简洁明快夸张的手法处理画面和刻画人物形象的。对神?的形象塑造,特别突出头部形象,身体比例夸张,极具感染力。人物的面貌健美英俊而不带媚色,是朱仙镇年画最突出的特点。朱仙镇年画源于民间,经历代艺人之手而融入了民族传统文化的审美观念和崇神意识,反映了农民希冀五谷丰登、富裕兴旺、和睦如意、平安吉祥、六畜兴旺等美好的生活愿望,以及扶正驱邪、爱憎分明的思想感情。朱仙镇木版年画继承了我国古代优良的传统艺术手法,形成了自己的地方特点:整个画面饱满、紧凑、严密,基本不留空白,能做到主次分明,主体突出,不繁琐,表现出匀实对称图案的装饰味道。画面上艺人还采用了中国画的“散点透视法”,使每件事物都能清楚地表现主体并为主体服务,画面的安排,不会使人感到有不合情理之处。
  朱仙镇木版年画刀技线条粗犷豪放,阴粗阳细,阴阳对比性较强。尤其是在神像画的衣纹上表现更为突出,有乡土气息,具有北方民族的纯朴、厚实、健壮、整洁的艺术风格。
  年画艺人根据不同人物和性格,运用我国传统绘画手法线描,融汇戏剧人物脸谱艺术,想象大胆夸张,塑造出千姿百态性格各异的人物形象。
  朱仙镇年画崇尚使用暖色,如丹红、木红、桃红、槐黄、桔黄等,显得热烈奔放。色版设置有:黑线版(黑胚)、水黑版、红版、脸版(木红)、紫版(葵紫)、绿版(铜绿)、青版、蓝版、黄版(版黄)等,其中除黄版之外,皆木版套印。人物服饰设色以木红、铜绿、葵紫三色为主,将世俗生活中的色彩融于神?崇拜的宗教色彩模式之中。如“镇宅锺馗”红冠绿袍;“灶马”中的灶爷为红袍,灶奶为绿袍;“关爷”为红脸绿袍。以广丹饰绘人物眼皮也是朱仙镇年画所特有的风格,如“火塘寨”(铜锤换玉带)中的赵匡胤、杨鲧,“带子上朝”中的郭子仪,“加官晋禄”中的陆登,“柴王推车”中的柴荣,“苟家滩”中的李嗣源、王彦章,“马上鞭”中的秦叔宝、尉迟恭等,以此表现人物鲜明的审美个性。
  20世纪30年代,鲁迅先生为开拓和推动中国新兴木刻运动,曾大量收集朱仙镇木版年画(现存上海鲁迅纪念馆)。他热情赞扬朱仙镇木版年画的特色,称之为“富有民族色彩的制作”。他说:“河南门神一类的东西,先前我的家乡绍兴也有,也贴在厨门上、墙壁上,现在都变了样,大抵是石印的。要为大众所懂得、爱看的木刻,我认为应该尽量用其方法。”“河南朱仙镇年画,绍兴称‘花纸’,我看是好的。刻线粗健有力不似有些地方印刷那样纤巧。这些木刻年画不染脂粉,人物无媚态,很有乡土味,具有北方年画的独有特色。”
  鲁迅先生当年的话十分精确。“无媚态”、“粗健有力”应该是朱仙镇木版年画艺术的精髓。朱仙镇木版年画艺术,是群体审美情趣和集体智慧的结晶,从最初单纯辟邪的“神荼、郁垒”,发展到后来富有世俗性的多种体裁和形式,形成了风格独特自成体系。